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儒道至圣 > 第3017章 王宅
    方运扭头看了一眼圣元大陆方向,道:“劳烦冲之先生,晚辈准备去拜访惊龙先生与庆之先生。”

    祖冲之分身眼睛一亮,道:“您得到神药了?”

    方运点了一下头,道:“黄昏虚日碎片虽强,但只能用作修炼,无法用以治疗伤势。我此次得了一些神药,准备送给他们两位。到时候,可能需要百草炉和云圣相助。。”

    “两人的伤势至关重要,老夫这就亲自去借百草炉并请云圣。”祖冲之道。

    “有劳冲之先生。”

    待祖冲之分身消失,方运望向王家所在,迈出一步,身体融入虚空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刹那之后,王家园林。

    王家后宅,绿竹掩映,流水潺潺。门口的翠绿的鹦鹉用漆黑如钩的鸟喙梳理羽毛,一排排竹笼里的蝈蝈发出有气无力的嘶鸣,池塘中的锦鲤徐徐游动,雍容华贵。

    那鹦鹉看到方运,鸟头一抖,鸟喙不小心啄掉一撮羽毛,尖叫道:“贵客临门!吓死了!吓死了!”说完便扇动翅膀扑棱棱地飞入屋内。

    方运莞尔一笑,这鹦鹉竟然是灵物,怪不得没有被拴着。

    “方小友请进,恕老夫无法出门迎接。”王惊龙苍老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方运一边进门一边道:“你这把老骨头还是好好躺着吧。不能动的滋味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哼!”王惊龙道,“多谢方小友的黄昏虚日碎片,还做了一个不知道好不好的梦。”

    “惊龙先生还会做梦?”方运迈步进入王惊龙的卧房,药香刺鼻。

    床榻之上,躺着一位瘦得皮包骨的老人,眼窝深陷,简直像两个黑瓷碗,颇为骇人。

    王惊龙瞎了。

    方运却依旧面带微笑。

    王惊龙的双眼中露出幽幽的光芒,未见张嘴,神念发声道:“我昨日梦到,我辛辛苦苦修炼上百年,终于摘得梦寐以求的神物,一瓣月莲。却看到有个面容模糊的年轻人走到我面前,放下背篓,然后自问自答:今天吃哪块月莲呢?还是吃最大的吧。说完,那个年轻人就把月莲当地瓜一样生嚼生啃。背篓里,放着无穷无尽的月莲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您在梦里比现在还惨?”方运笑着坐在床头,伸手搭在王惊龙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方运辅修医家多年,一摸便摇头咂舌。

    “我收回刚才的话,您现在是真惨啊。用传奇小说里的话,那真是筋脉尽断、走火入魔,活不长了。”方运道。

    王惊龙没好气地道:“少废话,赶紧拿出神药!我知道你小子有好东西!我那天收到黄昏虚日碎片的时候差点哭出来,早让我十年……不,哪怕是五年,我现在也不至于这么惨!有了黄昏虚日碎片,你信不信我能揍敖禹?”

    方运看着面部像被抽干血液一样的王惊龙,道:“其实吧,西海龙圣前不久已经晋升大圣。你叫他的名,他肯定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老东西藏得这么深?没事,反正我活不了多久,不怕他!”王惊龙一闭眼,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。

    方运面带微笑,右手依旧在给王惊龙把脉。

    实际上,现在把脉已经没用。

    王惊龙的身体就像把粉碎瓷器重新粘起来,再精美,也是粉碎的瓷器。

    祖宝之力,便是如此恐怖。

    方运无奈道:“我手头的这些神药,应该只能让你恢复七八成的实力,以后灾难寸进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能恢复七八成?”王惊龙突然瞪大眼睛,空洞的眼眶中突然冒出大白眼球,无比惊悚。

    方运笑道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仅仅是身体的伤,还有圣道和圣念问题,幸好文界没碎,不然……”王惊龙话没说完,情绪再度变得低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一看你就知道,你的圣道被祖威冲级。这种事太简单,只要有一点本源圣力,再加上十几颗圣念果,没几天就恢复个七七八八。”方运道。

    王惊龙苦笑道:“你说你有圣念果我信,十几颗真不信。至于本源圣力,更不可能,那东西也就在龙帝时代有过,龙帝时代之后,再也没有出现过。”

    方运也不答话,举起右手,对准王惊龙的额头拍下。

    就像是教书先生在惩罚不好好听课的学生。

    在碰触王惊龙额头的一瞬间,方运的右手掌心出现一缕黄澄澄的光芒,混合着方运独特的文曲圣道伟力,宛如长江一样,灌进王惊龙的身体。

    方运的左手,像往池塘里扔石块一样,往王惊龙文界里扔圣念果。

    王惊龙瞪大眼睛,脑子是空白的,人是懵的。

    他知道方运肯定有神药能帮助自己,但最多能让自己恢复两三成,但这种把圣祖才能享用的圣念果当花生吃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至于那本源圣力,同样是圣祖们用来疗伤的神物,方运怎么就有了?

    数息之后,王惊龙周身圣威浩荡,王家老宅最终无法完全吸收力量,圣威外泄。

    这一刻,全圣元大陆人都看到,一道金色圣光自王家老宅上空蹿出,直上云霄八千里,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王圣世家的读书人看到这一幕,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“老祖伤好了!”

    倒峰山中,祖冲之本体托着百草炉,正准备去请云圣,现在却扭头望向王家方向,一脸迷茫,到底还需不需要请云圣了?

    王家老宅,王惊龙卧室。

    就见王惊龙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,干瘪的肌肉慢慢鼓起,紧缩的皮肤徐徐膨胀,血管之中干涸的血液再次流淌。

    仅仅过了十数息,王惊龙的身体便基本恢复,只是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王惊龙睁开眼睛,双手撑着床缓缓坐起,难以置信地打量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您老没穿衣服。”方运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你瞎了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骂人?”方运道。

    王惊龙沉默半晌,道:“我是问,你怎么瞎的?”

    “我没瞎!我只是闭着眼寻找万界的真谛!”方运道。

    王惊龙撇撇嘴,缓缓穿衣服,道:“我假装信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老还是多躺一会儿吧。”方运道。

    王惊龙拍了拍黑色长袍,两条比羊腿还细的老腿耷拉在床边,然后小心翼翼落地,踩着鞋慢慢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大梦一世,天地由我!”王惊龙骄傲地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方运看着王惊龙弯腰驼背哆哆嗦嗦往前走,肃然起敬,王惊龙果然韧性十足,在此战之后,似是有所突破。

    随后,王惊龙的声音传遍王宅。

    “给老子把最好的酒都搬出来!”

    方运继续闭着眼,抬头望天。

    “高估这个老家伙了……”